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太阳城亚洲 >媒体聚焦

黄山日报:西峰山下培荆堂

浏览次数:1201 信息来源:黄山区焦村镇 作者:杜德玉 发布时间:2019-10-08 08:28:13
[字体:  ]

从黄山区城区甘棠沿着218省道向西行驶16公里,接近焦村镇政府所在地时,靠近省道西边的山坡上,坐落着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表面看上去,这座小村庄并不是很起眼,但这村庄的名气却很大,方圆几十里的老百姓都知道。这座小山村,就是在历史上曾出过文武状元的双元里。

沿着村庄中间的斜坡水泥路笔直向上行走数百米,抵达村庄西边的最高处时,就看见一幢古色古香的旧民居掩映在一片绿树丛林中,与周围鳞次栉比的新楼房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是双元里唯一保存完好的古民居,也是焦村镇古民居中最有特色的一幢老民宅。老宅的主人焦德幼,是焦村中学的一位退休教师,老宅有一个颇费思量的名字叫“培荆堂”。据焦德幼老师解释,这个培荆是他先祖的名字,但反复查阅焦氏族谱,焦德幼老师的先祖名序里,却没有这个名字。

如果单从外观上看,你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这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培荆堂却是一幢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宅。关于培荆堂修建的确切年代,因没有遗留任何资料,现在已无法考证,但培荆堂大门口一棵古老的桂花树却分明昭示着培荆堂沧桑的历史和久远的年代。这棵四五人合抱的桂花树高大粗壮,枝繁叶茂,绿树浓荫,遮蔽了整个院落。从苍虬的树干上推断,这棵桂花树的树龄至少有三四百年了。按照先建住宅后栽树的习惯来看,培荆堂至少在清朝初年就已经问世。

培荆堂地处双元里村庄最高处的山坳里,从风水角度来看,是一座地理位置和地理环境都非常好的住宅。培荆堂坐西朝东,背倚西峰山,左有山冈屏卫,右有缓坡围护,门前山下是开阔平坦的田畴,其形其貌酷似“圈椅”,又有青龙(溪水)居左,白虎(山路)居右,当属上上之风水。再加上四周古木参天,环境清幽,空气清新,人住在培荆堂中,自然会有一种很舒适很愉悦的感觉。

从建筑的美学角度来看,培荆堂的整个结构非常匀称和谐,达到了中国古典建筑对称美的极致,被有关专家称为“古建筑的精品”;从外面看,培荆堂就是一幢很普通的民宅,粉墙黛瓦,既没有高大的垣墙,也没有气派的门楼;从外形上来说,培荆堂有别于徽派建筑,风格上更接近于宣城泾县一带的古民居;从内部结构来看,培荆堂与徽派建筑又别无二致,既有宽大轩敞的厅堂,又有四水归堂的天井,但培荆堂比一般的徽派建筑在布局上更加美观,前后左右搭配得很合理,上上下下分布得很匀称,给人一种极致的和谐感。

培荆堂正屋共有二进,前进门厅,后进堂厅,中间隔着长方形的天井。门厅和堂厅两侧均是厢房,前后厢房之间用四方的天井隔开,正屋两侧各有一间狭长的耳房,作为厨房和摆放杂物的地方。徽派建筑正屋的门厅一般都是很小的,但培荆堂的门厅与后进的堂厅大体相当,如果不是粗壮的冬瓜梁和高大的屏风映衬着堂厅,站在中间的天井中,你会分辨不出哪个是门厅,哪个是堂厅。门厅两侧各有两间厢房,大小与堂厅两侧的厢房一样,前后厢房之间,也分别隔着一个四方的天井,与中间长方形的天井交相辉映。两个厅堂,八个厢房,三个天井,非常严格地按照对称的原则分布着,很和谐地组合成一个美观的整体。

一般的徽派建筑,房屋的采光都不是很充足。由于徽派建筑基本上没有设计外窗,光线只能通过天井漫溢下来,堂前的光线还可以,但两边的厢房就很昏暗了。可培荆堂却没有这样的瑕疵。由于中间一字分布着三个大天井,培荆堂室内的光线非常充足,无论是上午中午还是下午,灿烂的阳光都能够毫无遮挡地从天井里洒落下来,流泻或飞溅到培荆堂的每一个角落里。人在其中,自然会感觉房屋很亮堂。房屋的女主人崔老师甚至还有些抱怨地说:“屋内光线太亮了,电视机不管怎么摆放,看上去都有些刺眼呢。”

除了堂前硕大的冬瓜梁能显示主人财大气粗的气势外,培荆堂内随处可见的雕刻更能彰显主人的文化品位和艺术气质,天井四周的梁柱斜撑上更是刻满了许多生动有趣的雕像:有活灵活现的对狮滚绣球,有惟妙惟肖的丹凤朝阳,有手捧仙桃的老寿星,有隔涧对鸣的幼鹿,有活泼跳跃的松鼠等等。这些栩栩如生的雕刻,集中体现了培荆堂木雕艺术的精湛。值得一提的是,在门厅北侧的一间厢房窗棂上,还有一幅花格木雕的冰棱图。焦德幼老师介绍说,这是一间书房,为了激励子孙后代能发愤图强,刻苦学习,先祖特意制作了这幅冰棱形的窗户,意喻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居住在这样一座祥和安宁的宅第中,子孙后代也一定会兴旺发达的。事实上,从焦德幼老师的祖父开始,培荆堂这座老宅就开始兴旺了。清朝末年,焦德幼老师的祖父焦汝霖就曾入仕为官。焦氏族谱上没有明确记载焦汝霖的官职,只有简短的“入仕郎”三个字。焦德幼老师介绍说,他的爷爷焦汝霖中举后在宣州府做官,不巧的是,焦汝霖上任没几天,其父就过世了,按照朝廷“丁忧三年”的惯例,焦汝霖自然就辞官回家为父守孝,但三年期满后,大清朝却灭亡了,焦汝霖自然就无官可做了,只好自谋职业去经商。焦汝霖经营药店,生意一直红红火火,他的儿子焦志沫也受其影响,在家开起了豆腐坊。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豆腐坊却成了焦志沫走上革命道路的桥梁和纽带。

由于培荆堂所处的位置很偏僻,出后门就是绵延的大山和茂密的树林,便于游击队潜伏和隐蔽。当年西乡一带的游击队就把培荆堂作为联络点,经常在此开展革命活动。做豆腐的焦志沫夫妇受游击队的熏陶和影响,也秘密加入了游击队。为了便于掌握敌人的动向,焦志沫在山下的双溪街上开了一爿小店铺,表面上看是卖豆腐,实际上成了游击队的情报点。焦德幼的父亲焦志沫在培荆堂家中做豆腐,他的母亲就在街上的豆腐坊里一边卖豆腐,一边为游击队传递情报。焦德幼的父亲焦志沫也因为解放前的这一段革命经历,解放后被组织安排了工作,直到1980年从粮食系统光荣离休。

离开培荆堂时已是午后,秋日温和的阳光从门前高大的桂花树上洒落下来,培荆堂笼罩在一片斑驳的树影之中,显得格外安宁和静谧。